啊太深了坐不下了,啊,好深,坐不下了

首頁 > 新聞中心 > 政策解讀

專家學者談《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

2017-04-06來源:中國文化報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文化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聯合制定的《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以下簡稱《計劃》)。業界專家學者對《計劃》的制定給予了高度評價,認為這是一份順應社會發展、呼應時代需求,具有創新性、前瞻性和可操作性的計劃,明確了振興傳統工藝的總體要求,提出了貫徹實施的主要任務和具體措施。

  著眼全面 重點突出

  國家非遺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烏丙安說:“從整體看,《計劃》的內容系統、全面、完整,明確了振興傳統工藝的重要意義,統一了社會各界、各行業、各民族對于振興傳統工藝的認識。《計劃》確立的五項基本原則符合當前和未來保護、發展傳統工藝的實際,深入貫徹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等相關的法律法規。十項主要任務著眼全面、重點突出,在《計劃》的3年執行期內應該特別做好第三項任務,通過研培計劃的開展實施,統籌推進其他各項任務的落實。”

  烏丙安建議,在推行《計劃》的過程中應該同時考慮建立相應的監督檢查機制,細化階段性任務、落實階段性成果。應該強化構建各部門之間的統籌協調機制,鼓勵社會各界積極參與。

  “近年來,體現工匠精神和優秀傳統文化精髓的傳統工藝回歸生活。《計劃》的出臺恰逢其時,明確了傳統工藝振興發展的具體舉措。”江南大學教授張毅說,十項主要任務清晰明了定位精確,對中國當代傳統工藝發展狀況理解深刻,具有很強的實踐性和可操作性,《計劃》的具體實施必將促進傳統工藝的健康發展并重新融入當代生活。

  抓住問題 化解矛盾

  “一直以來,傳統工藝深受生產規模小、產業格局活性不足、就業人群活力不夠、文化生命力受到局限等問題的困擾。而《計劃》所提出的整體性保護與文化生態鏈建設的舉措,化解了這些矛盾和沖突,使地方的人文空間得以再生、人文社區得以重塑。”上海美術學院教授金江波說。近年來,上海美術學院與浙江湖州德清縣莫干山鎮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在地方文化建設、產業升級、旅游資源開發、文創產業建設等諸多方面展開了積極合作,以挖掘莫干山傳統工藝竹藝為主要研究課題,在莫干山鎮展開了竹工藝研究與竹文化生態圈重塑的整體性工程。以國內外藝術家、設計師與當代竹藝工匠和非遺傳承人共同工作、相互傳習的研修模式,為莫干山鎮竹文化生態的保護和發展提供了新的路徑,也為助推莫干山鎮獲批成為國家首批特色小鎮發揮了積極作用。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周劍石表示:“中國傳統工藝的振興關乎中國制造的品牌建立、實體經濟的發展和中國質量時代到來的進程。以中國傳統工藝中大漆髹飾技藝為例,在我國秦嶺、太行山地區,都有大量豐富的漆樹資源。可以在以上有條件的地區,構建大漆髹飾技藝的特色小鎮,規劃大漆髹飾技藝生產過程的全產業鏈布局,讓大漆髹飾技藝生產的產品,能更廣泛地走進當代人的生活。”

  提升產品品質 培養大國工匠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湯書昆表示,《計劃》提出“提高傳統工藝產品的設計、制作水平和整體品質”“鼓勵同行之間或跨行業切磋互鑒”。傳統工藝延續生命需要傳承來自過去的工藝經驗、人文智慧、審美程式,這涉及一大批來自傳統技藝體系的從業者;另一方面,傳統工藝的當代振興還須引入有能力面向傳統工藝再造的產品設計師、市場分析師、文創投資人等人群。“以設計師與傳統工藝坊的合作為例,一類合作可以稱為‘業務型’,設計師從自身的設計意愿出發,選擇適合自己創作需要的材料和作坊去合作,融合一段時間,實現目標后就會轉向研究新創意;另一類合作則為‘事業型’,即設計師長時間扎根某一材料和工藝體系持續從事創意設計。從當前設計師與工匠體系的合作來看,應更加鼓勵‘事業型’的合作,避免合作的功利化、表層化,從而創造出更多經典的作品或高水平的審美范式。”湯書昆說。

  江蘇蘇州工藝美術職業技術學院手工藝術學院院長趙罡表示,隨著時代發展,一方面傳統工藝行業面臨著傳承模式封閉,傳統工藝從業人員知識結構不完善、傳承和再創造能力不足等問題,傳統工藝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成為行業發展的迫切需求;另一方面,院校的傳統工藝美術課程也存在缺乏傳統文化底蘊、課程體系和教學模式不能滿足行業和經濟社會發展實際需求的問題。《計劃》從當前的實際情況出發,直面問題并提出了切實的解決辦法,尤其對“加強傳統工藝相關學科專業建設和理論、技術研究”予以重點強調,令人欣喜。

  “從2005年開始,我們學院依托蘇州豐厚的文化資源,先后與蘇州高新區鎮湖街道、貴州雷山縣、蘇州桃花塢木版年畫社、蘇州光福鎮等地區和機構合作,建成工藝美術傳承創新實驗區,走出了一條專業院校服務地方文化發展、繁榮文化的創新之路。通過聯合開發課程、學院聘請工藝大師建立工作室,探索現代師徒傳承制,提高了學生對傳統工藝和專業學習的興趣,同時推進了傳統工藝傳承模式改革,促進了職業教育人才培養與非遺傳承的結合。”趙罡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