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深了坐不下了,啊,好深,坐不下了

新聞
新聞中心 首頁 > 新聞中心 > 熱點專題 > 新聞發布會問答實況摘錄

新聞發布會問答實況摘錄

啊太深了坐不下了,啊,好深,坐不下了發布時間:2013-06-19  

提問: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問圣汐公司的,并購以后圣汐公司業務是僅限于在英國,還是進一步在中國全面開展業務呢?第二個問題是有關倫敦地產項目的,請問一下整個酒店地產項目總投資的預算是多少?
 
Stewart Mcintyre:我們目前運營整個生產還是基于英國,當然我們也在尋求世界其他國家,不僅僅包括中國在內的生產研發市場,我們也是非常重視海外市場的。
 
王健林:在倫敦酒店目前預算是7億英鎊,大概10萬多平方米,頂級公寓是6.3萬平方米,剩下是酒店。
 
提問:我是《光明日報》的記者,我的問題是問王健林董事長,萬達的業務主要集中在四塊,那現在為什么要收購游艇業務,是不是萬達多元化業務的開始?
 
王健林:它跟我們四塊業務是有關系的,我們在青島、大連、三亞這三個大的旅游區域都規劃了游艇俱樂部。一個俱樂部至少要有自己的10艘游艇,三個俱樂部就是30艘,我們自己分析了一下買30艘游艇價錢還不如直接把游艇公司買了。我們是通過一個中介了解到圣汐公司的情況,這個公司財務狀況良好,銷售額3億多英鎊,利潤3千多萬英鎊。我們反復分析以后決定買下來,買下后起碼在建設三個游艇俱樂部時會省下一些錢,因為中國游艇和飛機是頂級奢侈品,有非常高的銷售稅,大概占總成本的40%以上。我們也在思考可能會選擇中國沿海某個城市建設新的圣汐游艇工廠,這樣國內消費者的成本會大幅度下降,會刺激一部分人消費游艇。中國游艇市場才剛剛起步,出于這個考慮我們這么做,并不是說我們多元化無邊界的發展。
 
提問:我是《新華社》記者,有一個問題向吳大使提問,當前中歐雙方圍繞光伏產業問題有不同的看法,雙方的貿易戰引起了很多媒體的關注,在這樣的環境下有些媒體說中歐可能要進入貿易的冬季,那么在冬季這樣的環境下我們萬達航行英倫這樣的高調,像萬達這樣的企業在這樣的環境下收購一家歐盟成員國的公司,對于中歐貿易關系改善有什么積極意義?
第二個問題關于萬達酒店的。我們有很多經常出差的中國人都會抱怨,在國際酒店里面找不到拖鞋、找不到中國餐,很多不適應。那么您覺得萬達作為第一家出海航行做高端海外酒店的中國企業,這種發展趨勢對以后整個國際酒店更好的滿足日益崛起的中國需求有什么啟示?
 
Sebastian Wood:剛才您談到中歐之間關于光伏產業貿易爭端的問題,我也聽到了很多的說法,但是我想強調一點,作為英國大使,英國一直支持自由貿易,支持市場的開放,堅決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光伏產業的貿易爭端在坊間也有很多的說法,當然作為英國政府我們的態度和立場是有利于中國的,有利于中國企業的,我非常想強調這一點。在英國政府我們始終認為應該更好的、更廣闊的開放我們的市場,吸引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的投資,實際上在過去一年里中國對英國的投資是非常喜人的,包括中國投資集團、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以及中國其他的機構在英國投資是相當龐大的。今年萬達集團收購圣汐游艇公司,同時宣布在倫敦最核心的地區投資高端酒店,這也是我們非常愿意見到的對英國的重大投資項目。
對于倫敦,以及在其他國家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高端酒店,我們也認為這是一個作為英國人、作為倫敦人非常高興的一件事,這樣可以帶入很多中國元素,能夠為海外日益增加的中國游客提供更有中國體驗、中國風格的酒店和服務和設施。我相信這樣會讓倫敦更具吸引力,能吸引更多的外來游客。我們作為東道主也會為酒店的建設提供建議,讓它能夠更加適應當地的環境,相信只有把這樣的優勢整合在一塊,才能夠提供更好的服務,我相信這個酒店一定會能夠獲得非常好的效益,謝謝。
 
提問:我是英國《衛報》的記者,我想問的是目前中國高端的奢侈品消費市場正在不斷增長,同時中國也面臨著或者正處于經濟轉型期,正面臨投資、海外投資、包括貿易上的一些轉型和瓶頸,在這樣一個經濟轉型過程中,是不是這些因素影響到了萬達集團?對于投資高端奢侈品,投資圣汐游艇公司,這是不是決定性的因素?是不是因為中國轉型,或者市場發展因素使得萬達集團決定收購圣汐公司?
 
王健林:你說的因素是收購的一個方面,但也不全是,首先肯定是中國消費市場發展,特別是一部分高端市場的發展非常迅猛。比如說私人飛機和豪華游艇,這兩個方面消費都是倍增。我們在美國灣流公司看到,他們一條生產線上生產的六架飛機五架都是中國的,包括游艇也是每年在中國的三亞還有其他地方舉行游艇展。第二個我覺得跟萬達業務相關,不光是市場因素,我們萬達已經做好了這方面的工作,在海邊目前已經規劃了三個俱樂部,都會根據需求配備游艇,這也是我們自己業務的需要。第三個原因是豪華游艇是國家發改委明確固定的鼓勵性產業。
 
提問:我是《新京報》的記者,我有兩個問題想問王總。第一個問題在開場短片中我們注意到圣汐介紹說每年年產量是180架游艇,輸出到全球60多個國家。剛才您介紹在中國已經在規劃中有三個游艇俱樂部,還提到一個數字,大概每一個游艇俱樂部需要300艘游艇的樣子,作為圣汐奢侈品牌從限量生產到以后的批量生產對品牌是否會有影響?
從去年的AMC并購到今年的圣汐并購,萬達的國際化步伐越來越寬,那作為萬達自身如何調整管理模式,以適應不同的跨國公司的管理?謝謝。
 
Stewart Mcintyre:關于剛才您問到的第一個問題,我們絕對不會在任何的條件下對我們的品牌的價值有任何的影響,我們也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也不會做出這樣的妥協。有關剛才在我們的宣傳片介紹到圣汐公司年產量在180-200艘游艇,其實目前我們整個全線的產量還有上升空間,只要我們的市場有需求的話,我們產量可以達到年產300艘游艇。而且我們目前也在我們的周邊有拿到新的土地,大概2.5英畝的土地。如果我們進行產業鏈、生產線的拓展以后,我們還能增加我們的產能,能增加70艘的產能。同時我們也在緊密和萬達集團進行溝通和協調,以不斷調整我們的產能。在產能加大的同時保證我們的游艇的品質不受絲毫的影響,不斷滿足各個市場的需求。所以再次強調和重申,我們絕不會因為產能需求增加而妥協我們的品質,更不會使我們的品牌受到負面影響,謝謝。
 
王健林:關于第二點國際化的管理問題,萬達不強調被并購的公司一定要輸入現在的萬達文化。流行的觀點說并購一個公司最困難的是文化整合,我不贊同這樣的觀點。我的觀點是如果并購一個小的企業也許可以進行文化整合,像AMC這樣的公司,圣汐這樣的公司都有很多年的歷史,那么長時間的公司已經形成了自己的文化、管理模式,作為股東我覺得只要有股權的變化和獲得利潤就可以了。
我覺得作為一個跨國企業或者有志成為一流跨國企業的來講,我覺得應該允許多元文化的存在,可以保留被并購公司原有文化,而且我們不派出管理團隊。AMC只派了一個聯絡員,圣汐現在一個人都沒打算派,還是保留原有的團隊。給大家說一個例子,這次管理團隊和創始人愿意以與我們同樣的并購價格,購買這個公司百分之八點幾的股份,我們是從基金手里買的,他們愿意跟我們相同價格再購買百分之八的股份,這充分說明他們是看好我們并購前景的。我們主要就是靠制度激勵,大家也了解,一些投行、一些基金都持有大量企業,但他們并不是想把企業長期經營,而是等待合適時間加價賣出去或者得到回報就好。我們現在進去無非就是有了一個新的主人,再給適當激勵制度,我相信他們會干得更好。
 
提問:我想問王總幾個問題。你們國外的投資引起外國記者的注意,下一步投資的方向是什么?還有一個問題我注意到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房地產市場,而且萬達是中國最大的房地產公司,所以萬達會給國內和國外的一個投資者機會來買你們的股票?比如說我們注意到你們萬達收購香港恒力公司,這是要把萬達公司上市嗎?如果上市的話你估計你公司的市值未來應該是多少錢?
 
王健林:今天剛剛宣布這兩個投資,下一步計劃目前投資部在跟很多機構談,我不主張太快,慢慢進行就行了,去年有了AMC,今年有英國的投資我覺得已經夠了,再宣布明年再說吧。
第二個問題你說想買萬達的股票,我覺得你是拿話在套我,說上市的事。我可以肯定回答你,肯定你會有機會買我們股票的,但是什么時間現在還不確定。至于恒力公司我們是把它作為海外投資的一個平臺,目前沒有資產置入的計劃,只能這么官方語言回答你,說多了弄不好受處罰的。估計的市值我估不出來的,我估的好使嗎?估高了你不買了,這個更沒法回答了。
 
主持人:時間關系,今天記者問答環節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分享到:
返回頂部